疯狂的短视频之争:土豆网能变成另一个快手吗

  就在上周,短视频平台快手宣布完成新一轮3.5亿美元融资,由腾讯领投。话音未落,昨晚,阿里巴巴文娱集团宣布其旗下土豆网将正式全面转型为短视频平台,转型后的土豆将成为阿里文娱短视频战略的重要落棋点。

  自从2015年阿里收购合并后的优酷土豆之后,土豆在其内部的角色一直略显尴尬,此次终于被重新明确定位,方向正是当下盛极一时的短视频。

  而腾讯与阿里的相继重装上阵,也意味着进入2017,短视频之争开始尤其疯狂的一年。

  半年前(2016年9月),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宣布“未来12个月将拿出至少10亿人民币分给头条号上的短视频创作者”,这被业内看作是传统新闻客户端转型的一个重要风向标。

  据此,有人认为头条或许和快手终将对擂。然而,却忽略了纷至踏来的其他大玩家。

  几乎和今日头条宣布10亿补贴的同一时间,阿里旗下的微博、合一集团以及UC三家共同宣布成立“视频文娱大联盟”,全面打通三个平台的账号、内容、算法、关系互动等,不久UC宣布“W+量子计划”及“金松果奖”,同样投入10亿元专项基金以创作奖金、广告分成形式对文章及视频作品进行鼓励支持。直至昨日又推出20亿元补贴的“大鱼计划”,这使阿里在内容战场尤其显出了攻击性。

  “大鱼计划”由大鱼奖金、广告分成、大鱼合伙人三部分组成,值得一提的是,“大鱼合伙人”的设置看起来更为激进——对赌激励模式,即年播放量达到约定数值的参与者可获得100万元奖励,采取邀请制,要求旗下拥有5档以上原创节目,每季度全网播放量超过1亿。与不设立头部内容的快手相比,阿里的这种设置不难看出其想抢得优质用户一杯羹、以带动长尾示范作用的急迫感。

  腾讯则在领投快手新一轮3.5亿美元融资后,一向低调的马化腾对后者极尽溢美之词:“快手专注于服务普通人日常生活的记录和分享,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中国移动互联网一款非常贴近用户,有温度、有生命力的产品 。”

  值得一提的是,昨晚阿里文娱移动事业部总裁何小鹏则在接受采访时略带紧张地特意强调,快手只是接受了腾讯的投资行为,并不等于绝对站队腾讯。

  即便正处于多事之秋的百度也宣布2017年要完成百家号(包含短视频形式)分成100亿的“小目标”。

  其实早在2013年9月,腾讯曾发布过一款短视频独立App“微视”,不久之后即边缘化,由单独产品并入了腾讯视频,直至不久前宣布将关闭;无独有偶,阿里也曾在2014年年初在其移动社交平台“来往”上线秒短视频拍摄和分享功能,然而也很快不了了之。

  对此,曾在2013年同样有过短视频创业经历的高嘉希(乐播App创始人)这样解释:“大公司一般都有自己专注的核心业务,比如说腾讯,就算在微信中加入这种短视频功用,但它本身是一种私密化的东西,社区氛围并不是非常理想,即便开发短视频,但未必会把它做到极致——只是使其作为一个部门存在而已。““有些大公司是看不上地摊生意的,但是当你做三五年足够大的时候,他们会重新看待这个市场。”

  现在正是浅尝辄止的巨头重新看待的时间。短视频的诱惑可以参考两组最新数据:据快手披露,目前公司估值已经超过100亿人民币,平台上每天有5000万人使用频次,平均时长超过40分钟,每天总上传约600万条短视频,库存视频近20亿条。另一短视频平台秒拍也从另一维度给出了数据:2016年自身视频日均播放量由年初3.4亿增长至20.4亿,涨幅超6倍;单月视频播放量超过10万次用户达4.5万人,涨幅超过3倍。

  随着国内智能机销量过10亿部,4G网络进一步完善、公共场所Wifi覆盖率骤增,短视频以其轻快灵活的表现方式、多元化的信息承载量、相对较低的制作成本、几乎无门槛的理解难度,正在成为继文字、音频、图片、传统影像之外,另一重要信息表现形式;这同时也带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价值的重新定义:人习惯于碎片化浏览的背后存在哪些商机。

  对于有野心要做生态、做娱乐业基础设施的巨头来说,补上一块价值巨大的短板无疑很有必要。正如何小鹏昨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再提到的,“生态型公司是守阵出奇,而且要全品类守阵”。

  快手的无头部内容、纯UGC上传以及今日头条强调精准推送的内容分发,正成为各大内容平台纷纷效仿的流行模式,包括此次转型的土豆。

  而快手和今日头条的共性之一,便是重娱乐、轻专业。何小鹏在昨天接受采访时也特意强调了土豆短视频将朝向的这个特点,所以打出的是“有趣且短”的价值观,“目前有趣是最重要的一块,整体来讲我们会做一些跟年轻人和当下的一些社会有关的资讯性的东西。但是在新闻这一块还是会比较谨慎,会遵照国家相关的法律做,一开始我们不会把新闻作为重要的内容。”

  直播与短视频的结合也成为目前被验证并较易被接受的模式。直播的长处是利于变现,短视频则有利于生产传播、积累粉丝,形成社区。此前快手曾向网易科技透露,目前其平台上1亿月活用户中,60%的人会拍摄分享视频,这部分群体已或有意或无心地孵化出相当一部分短视频达人,其中不乏因此带来影响力变现转而涉猎电商的受益者,或者通过直播与平台五五分成。

  阿里旗下直播产品——来疯直播总裁张宏涛昨天在现场为新土豆站台时也表达了类似观点:未来将提供更多短视频工具(从滤镜到剧本),通过直播加强广告变现,打通土豆体系。

  另外,正如前文提及,阿里此次的“大鱼计划”看起来更为激进,之所以强调PUGC概念,期待头部内容有更好的表现,与不设立头部的纯UGC快手相比,多少透出一种迟到的急迫感。

  技术方面,对于短视频平台是否能出色运作所起的作用非常关键,正如快手团队目前大部分由技术人员组成,今日头条也一直强调自己是一家技术驱动公司。在昨日接受采访时何小鹏也告诉外界,土豆短视频的技术工作由之前淘宝技术负责人来主导,会和优酷、UC在数据、推荐引擎等方面一起进行,在未来打通数据和内容上还需要时间。

  何小鹏还透露,阿里文娱在短视频方向的投入远远不止20亿,这只是分红计划中的一部分,其规划将远超原来在UGC领域的投融资计划,因其认为短视频是未来的图文,未来两到三年内,”图文市场会快速下降,短视频将快速增长。“他对于短视频的判断是还远未到最好的时间,竞争仍处于早期阶段:比初期晚,比峰值早。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曾一手搭建起土豆网、曾为其前CEO的王微也在昨晚出现在发布会现场,令众人既惊喜又不乏透着一丝唏嘘,不知其心里有何感想。